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智利-巴塔哥尼亞-1

對許多人而言,位於智利最南端的"巴塔哥尼亞"是一家全球知名的戶外服飾品牌;對探險家來說,這是地球的"邊陲",代表最原始的大自然;對科學家來說,它代表自然資源的寶庫--石油、天然氣、黃金和魚。對於我而言,巴塔哥尼亞是一片只可懷抱敬畏之心的淨地,在世界盡頭永不停止地呼嘯。  巴塔哥尼亞,偏僻的定義?我特別喜歡站在"世界的盡頭"遠眺。例如在非洲大陸最南端的厄加勒斯角(Agulhas Cape),我便曾因瑰麗的海天一色,幾乎以為自己就是那只熱愛飛行的"天地一沙鷗"。而此時我便站在南美洲大陸盡頭的蓬塔聖塔安娜(Punta Santa Ana,南緯53度38分53秒,西經70度54分38秒)海岬,隔著海峽遠眺火地島,期待著巴塔哥尼亞之行。

  火地島上霧氣繚繞,難怪以前的海圖繪製者將之畫成"顛倒地"(未知的南極大陸)的一部分,還畫上蛇發女妖、人魚、巨鷹,說那兒是塊上下顛倒的地方,樹會往下長,雪會向上落,人也顛倒著走--或許那就是麥哲倫不敢登陸火地島的原因。

  1520年10月,麥哲倫航經此地,意外地發現了大西洋通往太平洋的水道,也就是我眼前被狂風吹得像燉鍋般冒白泡的麥哲倫海峽。不過,當他在南美洲大陸上岸時,遇到了一個高大的印第安人,驚呼了一聲"喔,巴塔哥(Patagon)"--意思是"大腳",就莫名其妙將巴塔哥尼亞(Patagonia)高原命名了。

  直到不久以前,南美洲遙遠南端這廣袤而人煙稀少的地區,還是偏僻的代名詞。巴塔哥尼亞從來便不是一個國家或省份,而是智利和阿根廷之間一處劃分寬鬆的區域,現今一般界定為科羅拉多河以南的全部地區和比奧河東部的地區。然而究竟什麼才是巴塔哥尼亞的定義,卻沒有統一的看法。10年前,英國旅行文學作家布魯斯?查特文(Bruce Chatwin)溘然辭世,而他留下的那本傳世之作《在巴塔哥尼亞高原》,則為無數人開啟了去這片蒼茫大地的夢想。

  阿根廷的巴塔哥尼亞涵蓋全區1/3以上的面積,但僅有5%的阿根廷人在此定居。而另一側的智利人則只能居住在一塊狹長地帶,局限於太平洋海浪和安第斯山冰河之間。如今,馬普切族(Mapuche)及特維爾切族(Tehuelche)印第安人的營帳已被牧場的穀倉所取代。開墾不再以公頃而是以數十平方公里來計算,加上成千上萬的羊群(阿根廷有1700萬只羊,占世界第七位)。綿延數公里的柵欄一望無際。羊群以及移民引進的兔子破壞了脆弱的供需平衡,每年僅生長幾釐米的植物無法養活如此大量的動物種類。 巴塔哥尼亞人也紛紛離開了。他們向北遷移,往城市裏去,那裏的生活比較好,日子可以過得多姿多彩。其實,巴塔哥尼亞對他們並不吝嗇:那裏有石油,有礦產,有在谷地辟出的田地。丘布特省的果園,智利的石油和天然氣礦脈(巴塔哥尼亞供給阿根廷以及智利所需)、裏奧透比歐(Rio Turbio)的煤礦及其他礦產(褐煤、鐵、鉛、銀或鎢、綠玉、鈾、鋅、銅)……巴塔哥尼亞是相當富庶的。但要開發這些資源並非易事,因為這裏的風力過於強勁,而且氣候極端嚴酷。

  為了有效地確保自一個多世紀以前便不斷引發爭議的各國主權,吸引更多的外來人群,巴塔哥尼亞的安第斯山開始設立國家公園,例如拉寧(Lanin)、普埃洛(Lago Puelo)、阿來斯(Alerces)、冰川國家公園、火地島國家公園、岩頂國家公園等。

  我想去的托雷斯德爾佩恩國家公園(Torres del Paine,簡稱"佩恩",也譯做"百內"),位於智利最南端,以峽灣、湖泊、冰河和一些獨特的動物著稱。由於地形支離破碎,我必須從智利最南邊的城市蓬塔阿雷納斯(Punta Arenas)取道北上,所以順便流覽了麥哲倫海峽,說真的,風光美極了,我邊看邊流口水--因為沿岸有不少漁船,正撈捕著海鰻、海膽、小龍蝦、鮑魚、淡菜、藤壺和大王蟹,讓智利更加吻合其國土形象:就像一條直腸子。

  《新旅行》指點交通:智利南端是極地型地帶,一片南極風光。從首都聖地牙哥飛行4個半小時,或者是從蒙特港(Puerto Montt)乘船南下,穿行於島嶼、峽灣和海峽構成的迷宮中間,繞過冰山雪穀,經過4天航行,便到達了最南端的城市蓬塔阿雷納斯。

  遊覽:蓬塔阿雷納斯市是南美通向南極大陸的前哨站,已成為世界各地旅客前往南極重要的中轉站。從蓬塔到麥哲倫海峽可以去看看企鵝,智利1843年在極地建立的第一塊飛地弗爾特斯布爾奈斯,還有當地特有的修剪羊毛的莊園。當然在這裏也可以乘船來參觀冰川、比格運河、火地島或者去威廉姆斯港看看。 住宿:Hosteria Lago Grey電話:0056-61 229512-225986消費:單人間淡季價格為82美元/間;旺季價格217美元/間。標準間價格95美元/間,旺季價格250美元/間。

  地址:Lautaro Navarro 1061 - Punta Arenas - Chile納塔萊斯港,初識莽原等看夠了蓬塔,我便搭巴士前往佩恩國家公園的門戶納塔萊斯港(Puerto Natales)。這一段路程,起初我抱著很大的期待,以為會看見安第斯山脈的大山大水,但車行一個多小時後,仍是一片枯黃接著一片枯黃,就算有樹林,也是槁木死灰,好像被火燒過那般,單調得令人不時搖頭晃腦打瞌睡,幸好,隔壁一位智利人找我聊天(很難得,他會說英語),否則我的大頭遲早要敲破車窗。他告訴我,此地森林曾經遭受嚴重蟲害,才有了這樣的枯林白木景觀。

  不過,就算沒蟲害,惡毒的陽光可能也會曬死它們。我記得那位智利人曾語帶哀怨說,臭氧層破洞正逐年擴大,以致地理上最接近南極圈的此地,陽光格外刺眼傷人。

  "十多年前,這裏的夏天,還會堆積冬天的冰雪呢。"這句話讓我心中萌生"寒意",不由自主地將曝曬在陽光底下的右半身往左傾。而他可能擔心我對他的國家失望,又安慰我說:"公園內的景觀尚未被破壞,你想看的東西都還在。"但是,巴士在中途休息時,我趁機到外頭溜達,發現那根本是一片憔悴不堪的莽原,不僅天空沒有鳥飛翔,地表也只有又矮又醜的有刺灌木叢散佈,泥土更像被陽光曬到溶解般,讓人每走一步都會揚起塵土,難道這就是"地老天荒"的寫照嗎?這種地貌可說什麼都不是,不夠光禿,也沒有足夠的景物形成氣氛,所以比沙漠還不如,沙漠至少還有海市蜃樓的幻象。啊,旅途中最恐怖的景觀莫過於此,就是看起來哪里的風景都一樣。 這使我難免擔憂起自己的"前途"。或許這片景色存在的目的,就是為了考驗旅人的耐心。忘了誰說的,惟有耐心才能看到好風景。所以,後來的車程我努力在彌漫睡意的車中打起精神,注視窗外景色,果然看到了南美特有的三趾鴕鳥(Nandu)在野地奔行,不禁流露出"眾人皆醉我獨醒"的那種沾沾自喜,睡意全消。

  四個多小時後,巴士總算抵達了納塔萊斯港。當我發現這座小鎮俯瞰著一個海鳥紛飛的大海灣,心情一下子雀躍起來。更何況"最後希望海灣"(Ultimo Esperanza)的名字也給人樂觀的感受。於是,我騎著租來的腳踏車,沿著海岸線標示的賞鳥點漫遊,一一比對老天爺派來告慰我辛勞的"有翅天使":黑頸天鵝、鸕?、火鶴、棕頭海鷗……可惜它們的叫聲實在難以恭維。

  《新旅行》指點交通:從蓬塔阿雷納斯到納塔萊斯需要三小時車程, 單程約4000比索。納塔萊斯港往佩恩的進山巴士可以由所住的旅舍代辦,或是到小鎮的旅遊公司或代辦點辦理。最好買雙程票,任何時候想回程都可使用。上午發車,到公園管理處行車需1個半小時。

  住宿:納塔萊斯是一個只有1.5萬人的小鎮。鎮上除了一排排的錫鐵房子和木屋外比較沉悶,但擁有俯瞰綠地和冰原的制高點。大多數前往佩恩去的遊客都會在此留宿一晚。當地有很多廉價青年旅舍,住宿費大約3500-5000比索之間,一下車就會有人拉客,但比較文明。推薦Hostal El Mirador,步行至鎮中心大約15分鐘。包早餐,4000比索(約7美元)。地址:Simon Bolivar 1423,Puerto Natales。還有一家叫查爾斯?達爾文(Hotel Charles Darwin)的三星級旅館,位置靠海,房間和餐廳都不錯。地址:Manuel Bulnes, 90, Puerto Natales, XII Region. 電話:61 412478。

  佩恩國家公園,生靈聚會隔天一大早,我跳上一部到處攬客的小巴挺進佩恩國家公園。車子在途中突然鑽進一處山林,然後,導遊要我們下車走一段路,走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