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克利斯蒂娜的世界》 - 名畫欣賞

在《克利斯蒂娜的世界》上,畫一個患小兒麻痹症而致殘的少女。她好象在往山坡上爬行,一邊凝視著地平線上她家的木板房。畫面上的形象引起了觀者深切的惻隱之心。細緻的筆觸,勝過了當代照相術。不論是遠處的板房,還是近景的荒草,都是一目了然,異常清晰的。少女在這滿目荒涼的土地上,用那雙發育不全的瘦削的胳膊支撐著身子。她抬起了頭,看看遠處,已是汗水滲滲。畫面顯得空泛,荒蕪的大地占去了全畫的五分之四,從而加強了這種悲劇氣氛。一種憂鬱感,一種人生的坎坷令觀者去費神思索。它近乎超越現實,近乎夢幻,但它是一個現實,一個實實在在的隨處可見的現實。它是生活的現實,也是畫家心理的現實。
  
整個畫面是一個山坡,巔峰是一所向陽的農舍,充滿濃濃的祥和氣氛,就像世外桃源,偏坡處是一所簡陋的房子,孤孤單單與世無爭。地上叢生的小草說明,這個神聖的地方很少有人來過,荒涼的地方有待開墾,靜靜的農舍等人來住,
  
克裏斯蒂娜與其說是一個小兒麻痹症的患者倒不如說是一個歷盡千辛萬苦的跋涉者,為了追求一種美好的願望,她已累的瘦骨嶙峋、精疲力竭、舉步維艱,儘管如此她的初衷未改還是嚮往著理想,那個地方很遙遠,她使盡渾身力氣昂首注視著香格里拉的方向,半坡處的房子離她最近,可用來歇腳、可用來整頓行囊,但她連看都不看一眼,她的目標就是這個山巔的屋宇有家有院,能過離群索居的生活,能做自己未盡的事業,她自由的暢想,自由的生活。
  
韋思在回答別人的問題時吐露了這幅畫的真情:"那幅畫完全是虛構的。我絕不可能在那個地方支起畫架。我聽說克利斯蒂娜爬過那片原野去看正面的墓碑,但我卻從未親眼看見她這樣做。我是在高處俯視著她。"蛋膠粉、幹筆,即用未稀釋的水彩顏料來作此畫,一筆筆地塗上去。這種畫法既麻煩又緩慢。他說:"這樣做可以使我深入進去。蛋膠粉是很麻煩的。我喜愛這種畫法,喜歡它的慢,喜歡它和畫水彩時的那種激動和快速畫法正好相反的情調。它具有一種持續的效果。倘若對象允許的話,我可以不厭其煩地用幾個月時間畫類似小山坡那樣的題材。用蛋膠粉畫,迅速而粗率地厚塗是不利的,因為蛋清粘不牢,會造成起皮脫落,必須象織布那樣逐步畫到表層。你安靜地坐在室內,一面畫,一面幻想,一面思考。"   
返回列表